Summo

蕪湖; 喜歡大型犬和panda; 情绪工作者

37周晚

极度自律。
说到他人父母,绝不发表意见。既不存在,就不用在乎。他人而已。
害怕暴怒,阴影笼罩。

生产前期的害怕与恐惧。
愿生活安好。

深夜,想起妈妈身边的糟心事,无奈难安。
想吐,眼睛的不适感加强。
很累,但却睡不着。
嗓子眼里一直有刺胃的味道往上翻涌,难受。

想爸爸,眼泪止不住往下流。

11.17,周五晚

临睡前,窗外刮起了大风,风声鹤唳,我不禁打了个颤。第一反应是母亲此刻在外地是否安好,父亲的墓地许久没去,每每想起,总想花上一整天的时间我坐在墓前,陪伴着父亲。深夜,起风,请不要害怕。天冷,是否伸手可以有外衣护体。请佑母亲平安。

今日起打卡生活
播客必听

2016.9.3

今天好累,什么都不想了。看看视频,休息休息。

今後絕不對家慈發火。

二零一六年七月十七日

這兩天散步散得有點晚
回來洗洗 蹂躪下狗狗
碎覺啦



讀書依舊

曬個運動

誰知道我的腳傷成什麼樣

關於我的逃離

女生的逃離有兩種,
一是討厭,
二是過於喜歡。